怀念流去的日子周记作文

WwW.wEEKdiARY.co m 来源:不详 下载本文Doc格式文档
 

放学已经近六点,学校外面的路灯坏了,黑漆漆一片,我拖着自己向车走去。怀念流去的日子打开车门,见她趴在方向盘上,头发乱糟糟。
“出什么事了。”
她回头,又红又肿的眼睛无神的看着我,“去看看你外婆吧,她吐血了。”
说完,发动汽车,向更黑暗的地方驶去。
我外婆,秀云,我总是这么没大没小的这样叫她。在我印象里,从我记事起就很少去外婆家,每每便是被我妈拽着去见一面。我姐从小是被外婆照顾大的。但在我看来,比起我姐,外公外婆更稀罕我。
五分钟的车程她开了十分钟才到,一路上被无数车按喇叭也装作听不见,直愣愣的开。
“哟!老二和萱萱来了!”
外婆邻居一见到我来,新奇的不得了,手拿饺子,牙上还塞着韭菜叶子就兴冲冲地打着招呼。
我妈用胳膊顶了顶我,小声说:“快叫奶奶好。”
“奶奶好。”
“哎呦这小娃儿嘴真甜,上次见她还到腰,这次这么就这么大咯!”又咬了一口饺子,“颖儿(我妈)啊,你可真得说说你妈了,人活着就这一次,干啥那么省啊,赶快叫她把门口那些破烂卖卖吧...”
“诶好好。”我妈随口答应到,打开门。
“事儿婆。”我小声嘀咕一句,随她走进屋。
屋里黑压压的一片,只有电视机的光亮着,外婆斜躺在床上。
“妈,萱来看你了。”
“啊,萱来了啊,你带这孩子跑来干嘛,快回去吃饭学习,都这么忙...”外婆边说边小心翼翼的看着我,“萱过来,外婆跟你说几句话。”
我蹑蹑的脱鞋走去,地板发出轧轧的声音,在她旁边的一点空地坐下。
她瞧了瞧我,身子往里挪了挪,向我示意还可以往里坐。
“萱明年中考了吧。”
我点头。
“哎,这日子咋过那么快”她叹息一阵,握住了我的手,“你这孩子也不多穿点,这身子够不好了还不好好照顾自己,这手凉的外婆心凉。”
不料。“秀云啊!你这外头地该收拾了!”邻居砸门道。
我妈一阵脸红,赶紧拿着扫帚打理。
外婆摇摇头,“我穷这一辈子,所有钱都留给你和你姐姐,多想能看着你们上大学,我和你外公还能去看你们,你们上一个大学,我们就在学校附近租个房子,天天给你们做好吃的,天天看到你们,多好啊...”
她越说越激动,手也握的越紧,一滴眼泪流出也很快陷入深深的皱纹了。
泪如雨下的我一句也说不出来,只敢低着头,脸藏于发间,不让她见我这副样子。
“不哭!你从小不爱哭,现在怎么爱哭成这样,我不是现在死你现在也不许哭!”她拍了拍我的手,“外婆没事,外婆能撑......”
至于她还说了什么我早就记不得,只记得哭倒在床边被我妈架回到车上。
外婆今年64,患有严重肝病,名秀云。辛苦节俭一辈子,买菜挑最合适的(最便宜的),衣服总是以旧翻新,多少次我妈和大姨给她送吃的都被她冷冻在冰柜里,却有一个愿意爱她守她一辈子的老伴。
没人抱怨失去,因为总是在失去中领悟出什么。没有人埋怨时间如水流,因为这就是生活。
不过你抱怨也好埋怨也罢,现有的东西是不会改变,只会逐渐在你生命轨迹里加深烙印,你发现时早就留下疤痕。
我虽不愿意再也握不到外婆的手。
但只想在这一刻醉在外婆挽。

相关栏目推荐
相关初中日记周记
Copyright © 2005-2017 周记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手机周记网